种蘑菇还是种斑斑

重温一次。。。。。。真心好喜欢胖助和太子的这种体型差年龄差啊啊啊啊啊啊谁能给我安利点叔鸣幼佐的文?虽然我不恋童可是小佐助好可爱想日

作为超幸运从拌饭酱太太那里拿到树诞的人妥妥要来一发美照……奈何技术实在不过关……不过太太超棒棒棒棒……不仅写了小条条还画了一个小小的斑斑……太太画斑斑的技术完全没退步啊!!!超棒棒棒……我要保存一辈子啊!!!继续为太太的《树大可依》二刷打call……错过就没机会啦啦啦啦

《超速驾驶》车的部分又被拖走了……只剩头和尾……简书也挂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谜啊

《超速驾驶》结尾部分

…………………………………………
“嗯哈……你今天一大早爬起来在山下路上扮交警等我就为了干这事?”斑被冲撞的有点撑不住车前盖
“什么叫干这事?我明明在干'正室'啊……斑都不爱我了QAQ”柱间委屈的嘟嚷着,身下的动作倒是愈发凶猛。
…………………………………………
“呼……都快一个小时了你怎么还没好?!”双腿已经有点勾不住身前人的腰,斑有点气恼的冲着柱间的肩膀咬了下去。
“明明才开始呢斑QAQ”
“快点……你还要不要上班了!”
“什么嘛……斑,我就是在上'斑'啊”
………………………………………………
透明的汗水顺着潮湿的黑发蜿蜒着淌下,斑有些脱力的被柱间搂着:“好了,交警play也陪你玩了,送我回去洗澡。”视线偏转,斑凝视着柱间交警服上各种不明液体,哼笑起来:“真该让扉间看看他大哥借了他的制服干了什么好事呵。”
柱间想到自家弟弟平日里的手段,不禁一抖:“……无论……无论如何……我还是他长官……呢。”
“呵。”


END


ps:好了,我知道日本同人文里面这种中文同音字梗比较雷……姑且就把它当作中国现代AU吧
pps:扉间巨巨终于在结尾打了酱油,但他的制服可是打了全篇的酱油,主角中的主角哈
ppps:不知为何我的斑有种布鲁斯的错觉……我的锅
pppps:文中提及的所以法规都是瞎扯……

@白时光 

疯狂给SAM太太打call。。这本黑鸣,年龄操作简直汁多味美。。。胖助超美美美美,太子巨有男人味啊啊啊啊


等了50多天终于攒齐了茨崽。激动的想楼下跑两圈。我六星空巢老吞终于有伴了xd

时间悖论

原著向大概

ooc我的锅

有未成年XX行为雷者注意


一晚上撸出来的破车

文笔不好感觉完全没表达清楚

希望有太太领养这个脑洞变成大长篇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30c7c9dab9e2

来一辆会被打死的脑洞清奇的急刹车
顺便求茨木碎片,坐标雀之羽,有10片妖刀、10片酒吞、10片一目连、12片青行灯、4片小鹿男、2片阎魔、2片咸鱼可换,可以去你寮,更欢迎来我寮嘿嘿嘿嘿有意私聊么么哒


以下是正文



情到深处,欲念自生。
而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
人世间常道:酒后乱性。其实这道理放在妖鬼之间也是通用的。
尤其是鬼王还抱着这样的目的去灌酒时。
当黑清明事件结束,鬼王终于放弃了对红叶的执念,随后的大江山退治也在清明和渡边的周旋下圆满解决。这纷纷扰扰的尘世之事落幕后,大江山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唯一令鬼王不爽的,大概就是被属下引诱了的他终于确认了他那个一天到晚追在后面喊着挚友挚友看起来基的不行的白发大妖怪——居、然、是、个、天、然、直!
你TM在逗我吗?!
一向口是心非的鬼王大人当然不会承认,他这么不爽多少还有一点渡边的因素在里面。
这么执着于他的白发大妖当然随时都能扳弯,而渡边纲,呵呵——罗生门艳鬼之姿当日一见,至今无法忘怀,若因退治之事而使绝色陨落,当真引以为憾事。
罗生门艳鬼,大江山二把手也是尔等凡人可以肖想的?
怀着这样和那样愤懑不爽和憋得慌的心情,鬼王大人第一次主动邀请了他的白发鬼将于大江山宫邸中共饮。
不出所料的,那个白发大妖满怀激动头上仿佛都自带了小星星的特效:“吾友的身姿还是这么伟岸,我仿佛已经想象到了吾友的神酒该是何等绝顶的滋味……”
“闭嘴!喝酒!”
“天啊!吾友命令我的语气里简直有一种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豪气……”
“……”
一不小心从宫门口路过的星熊看着宫殿里两人背后依靠着的各种柔软的靠垫,而茨木童子已经明显不胜酒力时,一口老血哽在喉间:
——我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鬼王大人你的套路啊!
——茨木童子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哟!
然而无论心里的屏幕刷了多少,作为大江山的三把手,还在人家手下打工的星熊童子,只能默默的咽下那口血,替两人关上了门。
啊,我还是去煮红豆饭吧!
…………………………
总之,无论过程多么坑爹,看到白发大妖一向澄澈的金黄瞳孔里终于含上了一些水光,白皙的脸颊也染上了些许的绯红后,鬼王大人就知道时机已到。
他轻挑的伸出手,勾住白发大妖尖削小巧的下巴,拇指还在嘴唇上粗鲁的反复碾压,直到揉出一抹艳丽的红:“茨木童子哟……你想要什么?”
突然的睁大着水汪汪的眼睛,只觉眼前的一切都天悬地倒:“吾……吾想要被吾友支配身体……”
“呵……”轻笑一声,酒吞童子向后仰倒舒展开自己的身体:“来证明你的话吧!”
恍若一道闪电劈开混沌的大脑,白发大妖一下振奋起来:“吾友!你终于愿意支配我的身体了吗?!”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的白发大妖蓦地站起身来,抬手就解下自己身上的盔甲和衣服,十分坦然地赤身裸体站在酒吞的面前:“来啊!挚友,快来支配我吧!”
“……”完全没有预料到剧情会走向这种奇怪方向的酒吞童子默然扶额,啊,果然不能对这个家伙的情商抱有的太大的期待呢,算了,还是我身体力行地让他明白吧。
被茨木童子泰然的态度给气到的酒吞决定第一次就要使用比较粗暴和深入的背入式,他站起身来,绕到茨木童子的背后,一手搂住白发大妖纤细的腰身,一手扶着自己早已昂扬的欲望,正想要一口气插进去,却木着脸发现了一件比起心上人完全不开窍更令人感到尴尬的事情——呵,本王比这个白毛傻大个儿矮上几厘米结果导致不能捅进去这种丢人的事情我会告诉你吗?
默默地收拾了自己尴尬的情绪,恼羞成怒的鬼王大人反手将百发大妖推倒在软垫上,呵——果然还是直接点好了。
………………
殿外的星熊童子听着殿内隐隐约约传来的喘息与呻吟,双手捧着红豆饭泪流满面,茨宝宝不是叔叔不帮你,而是叔叔还要讨生活啊!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之前的被屏蔽了补一下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30
雷之国的大名被迫退军了。
因为在火之国大名以志得意满的姿态准备接收木叶的战力时,忍者之神——千手柱间终于苏醒过来并以史无前例强硬的姿态回击了四方的压迫与窥探。
以一己之力单挑雷之国的大军,致使大军全线撤退三十里,同时闯入火之国大名的宅邸,迫使其承认木叶独立的军事政治地位。
——然而这一切当中最为世人所称道的,则是当忍者之神千手柱间拥有绝对的优势之时,他却为了维持来之不易的和平,主动与雷之国的大名和火之国的大名签订了和平协定,约定各方尊重木叶的独立地位,永不侵犯。
这是多么高贵而又宽厚的品格啊!凡是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是如此称道——至于在这个过程中,千手柱间砍下了所有接触过那双轮回眼的人的手,也只不过是这个被神化了的人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瑕疵而已。
——对于世界上长久而稳定的和平而言,砍掉几双手又有什么关系呢?
然而木叶的人却知道有什么终归是不一样了。虽然柱间大人仍旧一如既往的宽厚温和,但当他们看到千手柱间大人眼里镶嵌着那双淡淡的散发着紫光的轮回眼时,他们便明白,他们身上所负担着的罪。他们所迎来的和平,都是建立在了对那个人的背叛之上,这是死亡也不能分离的罪孽,只要一想到那个人即使被背叛了,却仍旧愿意付出一切去为他们铺平通往和平的道路,他们便只能沉默,唯愿命运不要再苛待于他与柱间大人。
但无论他们怎么想,他们的感受都没有千手扉间感受的那样深刻,而又直白。
自千手柱间移植了斑的双眼再次醒过来并了解了所有的情况之后,他并没有颓废消沉,也没有不管不顾的就去寻找斑,他只是默默的,做了一个领袖应该做的所有的事情。
宽厚,却不再热情。
理智,却屏弃人性。
千手扉间知道,在柱间醒来并得知一切的那一刻,真正的柱间,就已经被他自己深深的埋葬了。
他至今还记得大哥醒来时,那一瞬间厚重而凝实的杀气:“扉间,就是这双手,剜出了斑的眼睛吗?”
“抱歉,扉间,暂时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你。”
“扉间,你说,这个村子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我所有的梦想,我不惜一切代价建立村子想要保护的那个人,都已经不在了,你说这个村子为什么还要存在呢?”
柱间滚烫而又冰冷的眼泪倾泻而下:“扉间,这是本末倒置了呀。”
“可是不行,我还要替斑守护着这个地方,直到他归来的那一天。”
千手扉间无言以对,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是错的,他能深切地用心感受到面前这个男人灵魂里的悲泣,感受到他所有未尽的话语。
真幸福啊!大哥,你还能为他哭泣……而我,连哭的资格都没有了。
双手用力的扣着眼眶,千手柱间只觉得此刻心里像是燃烧了一把火焰却又坠入结冰的汪洋,杀杀杀杀——满心满眼的叫嚣着毁灭。
但是不可以,他还要留着这个地方,等斑的归来。
真残忍啊,斑。说什么让我替你看这个世界……
倘或你真的不能归来,那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好好的活下去,这样的话,你会在黄泉等我吧,等到再次相遇,定是你我永不阔别之时。
人间最悲苦之事,莫过于——
君于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