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还是种斑斑

一个超适合掉节操开车的复杂脑洞望哪位提笔~

只有大纲私设一堆还是希望有人认领~





设定两个世界(大量私设):


主世界就是电视剧结局的世界,主世界的主角就叫润玉和旭凤。


平行世界的设定是最后润玉和旭凤对峙时,锦觅没有挡在两人中间,润玉放弃了抵抗被旭凤杀死了。而锦觅不能接受这个结局,无法再与旭凤在一起,旭凤也对润玉抱有复杂的情绪,一方面痛恨他一死了之把什么难过痛苦都抛给自己,一方面又因为润玉最后的放弃回忆起以往两人的美好时光,也没有再强求锦觅,而是成为了天帝。这个世界的主角就叫大殿、二殿。


具体情节是:主世界里,润玉看到旭凤和锦觅琴瑟和鸣的生活,内心终于释然,觉得过往种种不过是过眼烟云,开始追求太上忘情之道。故而几人的关系也逐渐开始修复,润玉偶尔也会到旭凤和锦觅隐居的地方,与弟弟喝喝酒聊聊天。


而平行世界里的大殿被杀死后,留下一缕残魂,穿越到了主世界润玉的身边,看到主世界的结局是旭凤锦觅琴瑟和鸣,润玉也解开心结重新开始与旭凤修复情谊,觉得在自己的那个世界里,如果不是自己过于执念,也许也会是这样一个或许有点惋惜,但至少来日可期的结局。大殿的残魂跟在润玉身边又发现,其实主世界的润玉,因为损耗了一半的仙寿结成血灵子给锦觅续命,已经开始显现出天人五衰的迹象,但润玉为了不让锦觅愧疚,掩藏得很好,锦觅和旭凤都没有发现这件事。于是大殿的残魂就和润玉交易,将自己与润玉合为一体,润玉的身体问题得到解决,而大殿也可以借由润玉之身,重新活在这个世界上,亲手保护锦觅和旭凤的幸福。于是两人合二为一,润玉也有了大殿的记忆。


然而,在平行世界里,因为剧情的走向出现了偏差,大殿死了,世界的支柱缺乏了龙魂的支撑,六界大乱。在世界即将分崩离析之际,二殿借六界之力,破碎虚空,希望去其他时空找到解决办法,于是他来到了主世界,却愤怒的发现他的世界里的大殿的灵魂居然和主世界润玉的灵魂合二为一没有办法分离。早就在漫长的悔恨和思念中对大殿的感情已经扭曲的二殿,为了得到这个居然擅自和别的自己合体的哥哥,就欺骗润玉说如果润玉不答应他的要求就要掳走锦觅,而润玉又打不过身负六界之力的二殿,又想保护自己的弟弟和锦觅的幸福生活,同时又因为大殿灵魂的缘故对二殿非常愧疚,认为二殿的不幸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就答应服从二殿的一切要求,然后二殿强迫润玉这样那样后带润玉回平行世界解决了世界危机,在解决危机的过程中二殿终于意识到大殿回不来了,润玉与大殿早就合为一体,现在的润玉就是大殿大殿就是润玉。二殿也终于认识到自己喜欢大殿,就和润玉回到了主世界,借着大殿擅自与润玉合为一体的借口,把润玉这样那样玩各种play。


就这么过了若干年,锦觅寿终正寝(私设龙凤二人因血脉问题与天地同寿活得长,而锦觅则是一般仙人的寿命),润玉来送行,旭凤却发现润玉身上有暧昧的被凌虐的痕迹,但因为失去锦觅的伤痛没有在意。又过了若干年,旭凤与锦觅的孩子也各有机缘出去闯荡了。旭凤也抹平了伤痛只余幸福的回忆准备开始新的神生,他突然想起润玉好久没来找他(其实是二殿吃醋润玉一说找旭凤就要把润玉这样那样),于是打算给润玉一个惊喜就偷偷溜去仙界,却震惊的发现润玉居然在他的栖梧宫里被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强按着玩龙尾play,眼尾飞红,眼角带泪,简直诱人的不行,旭凤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出声,而是围观到润玉被做晕过去,然后同二殿打了一架认识到自己埋在最深处的想法,从此一帝两后嘻嘻嘻嘻

重温一次。。。。。。真心好喜欢胖助和太子的这种体型差年龄差啊啊啊啊啊啊谁能给我安利点叔鸣幼佐的文?虽然我不恋童可是小佐助好可爱想日

作为超幸运从拌饭酱太太那里拿到树诞的人妥妥要来一发美照……奈何技术实在不过关……不过太太超棒棒棒棒……不仅写了小条条还画了一个小小的斑斑……太太画斑斑的技术完全没退步啊!!!超棒棒棒……我要保存一辈子啊!!!继续为太太的《树大可依》二刷打call……错过就没机会啦啦啦啦

《超速驾驶》车的部分又被拖走了……只剩头和尾……简书也挂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谜啊

《超速驾驶》结尾部分

…………………………………………
“嗯哈……你今天一大早爬起来在山下路上扮交警等我就为了干这事?”斑被冲撞的有点撑不住车前盖
“什么叫干这事?我明明在干'正室'啊……斑都不爱我了QAQ”柱间委屈的嘟嚷着,身下的动作倒是愈发凶猛。
…………………………………………
“呼……都快一个小时了你怎么还没好?!”双腿已经有点勾不住身前人的腰,斑有点气恼的冲着柱间的肩膀咬了下去。
“明明才开始呢斑QAQ”
“快点……你还要不要上班了!”
“什么嘛……斑,我就是在上'斑'啊”
………………………………………………
透明的汗水顺着潮湿的黑发蜿蜒着淌下,斑有些脱力的被柱间搂着:“好了,交警play也陪你玩了,送我回去洗澡。”视线偏转,斑凝视着柱间交警服上各种不明液体,哼笑起来:“真该让扉间看看他大哥借了他的制服干了什么好事呵。”
柱间想到自家弟弟平日里的手段,不禁一抖:“……无论……无论如何……我还是他长官……呢。”
“呵。”


END


ps:好了,我知道日本同人文里面这种中文同音字梗比较雷……姑且就把它当作中国现代AU吧
pps:扉间巨巨终于在结尾打了酱油,但他的制服可是打了全篇的酱油,主角中的主角哈
ppps:不知为何我的斑有种布鲁斯的错觉……我的锅
pppps:文中提及的所以法规都是瞎扯……

@白时光 

疯狂给SAM太太打call。。这本黑鸣,年龄操作简直汁多味美。。。胖助超美美美美,太子巨有男人味啊啊啊啊


等了50多天终于攒齐了茨崽。激动的想楼下跑两圈。我六星空巢老吞终于有伴了xd

时间悖论

原著向大概

ooc我的锅

有未成年XX行为雷者注意


一晚上撸出来的破车

文笔不好感觉完全没表达清楚

希望有太太领养这个脑洞变成大长篇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30c7c9dab9e2

来一辆会被打死的脑洞清奇的急刹车
顺便求茨木碎片,坐标雀之羽,有10片妖刀、10片酒吞、10片一目连、12片青行灯、4片小鹿男、2片阎魔、2片咸鱼可换,可以去你寮,更欢迎来我寮嘿嘿嘿嘿有意私聊么么哒


以下是正文



情到深处,欲念自生。
而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
人世间常道:酒后乱性。其实这道理放在妖鬼之间也是通用的。
尤其是鬼王还抱着这样的目的去灌酒时。
当黑清明事件结束,鬼王终于放弃了对红叶的执念,随后的大江山退治也在清明和渡边的周旋下圆满解决。这纷纷扰扰的尘世之事落幕后,大江山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唯一令鬼王不爽的,大概就是被属下引诱了的他终于确认了他那个一天到晚追在后面喊着挚友挚友看起来基的不行的白发大妖怪——居、然、是、个、天、然、直!
你TM在逗我吗?!
一向口是心非的鬼王大人当然不会承认,他这么不爽多少还有一点渡边的因素在里面。
这么执着于他的白发大妖当然随时都能扳弯,而渡边纲,呵呵——罗生门艳鬼之姿当日一见,至今无法忘怀,若因退治之事而使绝色陨落,当真引以为憾事。
罗生门艳鬼,大江山二把手也是尔等凡人可以肖想的?
怀着这样和那样愤懑不爽和憋得慌的心情,鬼王大人第一次主动邀请了他的白发鬼将于大江山宫邸中共饮。
不出所料的,那个白发大妖满怀激动头上仿佛都自带了小星星的特效:“吾友的身姿还是这么伟岸,我仿佛已经想象到了吾友的神酒该是何等绝顶的滋味……”
“闭嘴!喝酒!”
“天啊!吾友命令我的语气里简直有一种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豪气……”
“……”
一不小心从宫门口路过的星熊看着宫殿里两人背后依靠着的各种柔软的靠垫,而茨木童子已经明显不胜酒力时,一口老血哽在喉间:
——我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鬼王大人你的套路啊!
——茨木童子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哟!
然而无论心里的屏幕刷了多少,作为大江山的三把手,还在人家手下打工的星熊童子,只能默默的咽下那口血,替两人关上了门。
啊,我还是去煮红豆饭吧!
…………………………
总之,无论过程多么坑爹,看到白发大妖一向澄澈的金黄瞳孔里终于含上了一些水光,白皙的脸颊也染上了些许的绯红后,鬼王大人就知道时机已到。
他轻挑的伸出手,勾住白发大妖尖削小巧的下巴,拇指还在嘴唇上粗鲁的反复碾压,直到揉出一抹艳丽的红:“茨木童子哟……你想要什么?”
突然的睁大着水汪汪的眼睛,只觉眼前的一切都天悬地倒:“吾……吾想要被吾友支配身体……”
“呵……”轻笑一声,酒吞童子向后仰倒舒展开自己的身体:“来证明你的话吧!”
恍若一道闪电劈开混沌的大脑,白发大妖一下振奋起来:“吾友!你终于愿意支配我的身体了吗?!”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的白发大妖蓦地站起身来,抬手就解下自己身上的盔甲和衣服,十分坦然地赤身裸体站在酒吞的面前:“来啊!挚友,快来支配我吧!”
“……”完全没有预料到剧情会走向这种奇怪方向的酒吞童子默然扶额,啊,果然不能对这个家伙的情商抱有的太大的期待呢,算了,还是我身体力行地让他明白吧。
被茨木童子泰然的态度给气到的酒吞决定第一次就要使用比较粗暴和深入的背入式,他站起身来,绕到茨木童子的背后,一手搂住白发大妖纤细的腰身,一手扶着自己早已昂扬的欲望,正想要一口气插进去,却木着脸发现了一件比起心上人完全不开窍更令人感到尴尬的事情——呵,本王比这个白毛傻大个儿矮上几厘米结果导致不能捅进去这种丢人的事情我会告诉你吗?
默默地收拾了自己尴尬的情绪,恼羞成怒的鬼王大人反手将百发大妖推倒在软垫上,呵——果然还是直接点好了。
………………
殿外的星熊童子听着殿内隐隐约约传来的喘息与呻吟,双手捧着红豆饭泪流满面,茨宝宝不是叔叔不帮你,而是叔叔还要讨生活啊!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之前的被屏蔽了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