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还是种斑斑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又名:一百次取得X液的尝试
(一个应该是pwp但今天依然没能全垒打的pwp)
设定:如果斑对于“互斥二力相与为一,孕得森罗万象”的理解一开始就是阴阳交合的话……
柱间是个没有本末倒置的直球切开黑
更坦诚更奔放的斑
扉间可能单箭头
ooc都是我的锅




03
真正的强者应当兼具强大的武力和缜密的头脑。作为宇智波一族的最强者、行走的人型尾兽,宇智波斑从来都不缺乏完善的计划和果决的行动力。
然而......
啊啊啊啊啊啊啊……即使是他,面对这种事情,也会觉得苦恼和无措呢,唾液啊……
不踏出那一步永远就不会有新的开始吧?斑闭上了眼睛,单手召唤出忍鹰:“去吧。”
柱间,我们老地方见。
............................
夕阳下的木叶被镀上了一层温暖的光芒,风吹过悬崖下层层叠叠的树叶,带起一片归巢的振翅之声,远处平静的水面泛起微红的波光,夹杂着袅袅的炊烟,仿佛现世安稳。
头也不回的向后抛了一瓶私酿:“来迟了。”
“嘛嘛......”柱间大笑着坐到斑的身边:“扉间简直是恶鬼啊……不说这个,难得斑你也会想要请我喝酒呢,我可一直以为斑会是那种恪守忍者的戒律,酒色不沾的人呀!”
“那就说明你不如你想象的那样了解我而已。喝酒。”做下最后的定论,斑拿起手里的酒瓶向柱间做了一个起手势。
柱间,你不了解我。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好,我只是一个连弟弟都不能保护好的罪人而已啊......
........................
远处的地平线吞噬了最后一缕微光,天上明亮的星子倒映在南贺川里仿佛天上天下各有一条银河,夜风轻微地拂过,带起柱间的长发,擦过脸颊泛起微微的搔痒,旁边七七八八的散落了复数个空荡荡的酒瓶,柱间侧头扶上斑泛红的眼角,抖开放在一旁的羽织披上那人冰冷的肩膀:“斑,你......唔!”
发根一紧,头自然而然的顺着力道向下低去,唇上蓦然传来一阵温软的触感,柱间不由得瞪大双眼,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斑桀骜的发梢支楞着,绯红的写轮眼在纤长的睫毛下隐隐透露出妖异的红光,不自知的顺着斑的力道张开双唇,粘腻的水声和沿着口腔延伸的柔软嫩舌让柱间感到脸上一阵燥热,脑浆像要炸开一样,手都不知道要怎么摆才好,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柱间感到下颌酸软,溢出的涎液顺着脸颊滑入衣领,斑一把推开他,擦了擦被咬破的嘴角:“啧......你属狗的吗?”
“斑、斑......我、我......你、你......”柱间心里翻腾起一阵难言的躁动,五味陈杂的仿佛自己都理不出一个头绪。
“啰嗦,我走了!”斑轻哼一声跳下悬崖,几个起跃间便不见人影。
遥遥望向他离开的方向,柱间抄起双手,难得的皱起了眉头。虽然不知道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柱间清楚地知道斑对他并不像他对斑那样抱有真正的恋慕之心:“呐......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对于做出这样事情的你,我是不是可以抱有那样的期待,抱有那般禁忌的,永不阔别的心情啊!
....................
飞快的回到家,斑谨慎地将房间的门锁好,打开写轮眼仔细检查自己查克拉的流动方向:“啧......唾液果然还是不行吗?”在本子的第一页上大大地打了一个叉,翻开第二页,斑转动着毛笔写下了研究项目二:X液
果然,还是需要更加充满生命力和阳之力的X液吗?





这么放飞的我虽然连小手都没拉上却觉得节操已经不见了呢啊哈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