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还是种斑斑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又名:一百次取得X液的尝试
(一个应该是pwp但今天依然没能全垒打的pwp)
设定:如果斑对于“互斥二力相与为一,孕得森罗万象”的理解一开始就是阴阳交合的话……
柱间是个没有本末倒置的直球切开黑
更坦诚更奔放的斑
扉间可能单箭头
ooc都是我的锅





09
暮色四合,依次亮起的灯笼在微醺的夏日暖风轻轻晃动。柱间抄着手和扉间在人群中逆流而上,身侧跑过去的少女着着浅紫色的浴衣发出银铃般的浅笑。
“扉间,这就是我们的木叶啊……树叶飞舞的地方,火亦生生不息——咦?”眼疾手快的扶住被人群推攘着将要跌倒的少女:“在人多的地方要更加小心呢,没有受伤吧——啊嘞?”忽然被搂住小臂,柱间诧异的止住话头。
皮肤相贴的地方有一种诡异的温热,眼前拥有茶色短发的少女在不停的颤抖,浅粉色的留袖和服在边角沾上了一些污渍:“小姐,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感到了一阵微弱的拉力,眼前娇小的身躯几乎快要贴在了柱间的胸膛上,怀里的人扬起白皙娇小的脸蛋,微微下垂的眼角还透露出一抹不健康的残红:“……啊!火影大人!不好意思,实在是太感谢了。”
“喂!你是——”扉间怀疑地皱了皱眉头,正打算询问这个从未见过的少女真正的身份,却忽然被他家那个缺心眼的大哥给打断了。
“小姐,您的家人呢?恕我直言,您的身体状况看起来可不太好。”柱间皱起眉头,满怀担忧。
“叫我奈奈子就好......说来实在惭愧,我从小体弱多病,家里的人从不允许我出门,然而......然而上次我偷偷听到家里请来的医生说,说我是可能活不过今年冬天了,说实话,这么多年,能够被父母和兄弟如此仔细的照顾,我本该没有任何遗憾——只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参加一次夏日祭呀……”
“——这么说,奈奈子小姐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了?”不赞同的看向怀中娇弱的少女:“这样您的家人会担心的......”
“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实在是想要和,和一个能够一见钟情的人,一起捞金鱼,看烟火表演,抱歉,实在是我太任性了,但是......”
心脏猛的一震,柱间不由得微微睁大眼睛:“......啊,奈奈子小姐这么美丽的人,居然还没有对象吗?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有那个资格,陪伴奈奈子小姐一起捞金鱼,看烟火表演吗?”
诧异的看向说出如此轻浮的话语的大哥,要不是那旺盛的木盾的气息,扉间简直要觉得自己的大哥被别人掉包了。
“真、真的吗?不会麻烦吗……”奈奈子欣喜的双手合十,眼角病态的红晕染上了整个脸颊。
“怎么会,能够有您这样美丽的小姐陪伴,我才是不胜荣幸的那个人呀。”轻轻楼上怀中人纤细的肩膀,柱间转头看向扉间:“扉间,看在奈奈子小姐的份上,今天的文件你帮我批吧?拜托拜托!”
无言以对的瞪着耍赖皮的大哥:“......说的好像真有去批文件的打算一样!好好好!我知道了!”扉间无奈的转身离开。
MD,果然大哥是被谁调包了吧……
.......但是,那诡异的违和感到底是什么呢?


..................................




“怎么会,能够有您这样美丽的小姐陪伴,我才是不胜荣幸的那个人呀。”那个人在耳边这么说了。
老实说,斑完全不知道现在心里涌动的情绪应该怎样形容,忽略掉那一丝不合常理的悸动,果然还是——这么容易就被美色所诱,千手柱间你还是去死一死吧!
当然,这些想法只能在心里面沸腾澎湃,为了自己的目的,斑咬咬牙,挤出一副甜美的嗓音:“火影大人,我们去哪里呢?”
一只手指轻快的抵上她的嘴唇,斑忍住一口咬下去的欲望,故作娇羞地抬眼看去,柱间弯下腰,爽朗的笑了起来:“叫我柱间就好,奈奈子小姐,趁着这夜色正好,让我们一起度过一个难忘的夏日祭吧?说起来,在这么温柔的夜色下,奈奈子那粉色的留袖和服真是十分映衬皮肤呢……”
MD,斑感到一口火气在喉间萦绕不散,为了憋住不要一个豪火球砸上去,斑只能低下头,轻柔的勾住柱间的胳膊:“柱间大人真是太温柔了......”
.................................
或许普通人的幸福就是这个样子吧,斑提着手里的金鱼忽然就有了些感叹......我所努力的那个目标,到底对不对呢?忽然感到肩上一紧,斑疑惑的抬起头,柱间帮她披上外套,温柔的微笑在昏黄的灯光下竟有些似见非见的模糊:“奈奈子居然走神了呢,果然是我太无趣了吗……”
“不是的......”汲取着衣服上还带有的那人的余温,斑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有一股冲动,让他想要暂时放下那沉重的伪装:“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够白发苍苍,安稳的在睡梦里离去,那该有多好……”
“不要灰心哦,人只要走下去,就总会看到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即使会犯错,即使会痛苦,但只要有相同信念的人互相支持陪伴,迟早有一天,那样的日子会到来吧……”柱间柔和的语气里有着不容忽视的认真与坚定。
哼,我在想什么呀……斑闭起眼睛,用力憋回眼角处那些微的湿润,那个笨蛋说的那些话,只是对一个身患绝症的少女的鼓励吧,我到底在动摇些什么呀……
................................
原来这就是你想要的吗?看着怀中少女不自觉的透出的坚毅,柱间努力平复着怦怦乱跳的心脏,幸而那一瞬间的颤动被远处砰然响起的烟花声所掩埋:“啊,奈奈子小姐,烟火表演开始了呢!”
远处深色的天空上骤然绽开了朵朵妍丽的花朵,伴随着风中传来人群嬉闹的笑声,那美丽的花重复着凋落与盛开,好像一场永世不落的轮回,柱间不禁搂紧怀里的人,以往被迫背下的和歌脱口而出:“待我君衣湿,君衣不可分......”
抬头凝视着在火光映衬下那人明灭不定的侧脸,暧昧的光影像一场不断跳跃的舞蹈,搅乱了斑所有的思绪,斑不自觉地接了下去“愿为山上雨,有幸得逢君......”
“啊......下雨了……”感到脸上掠过一丝丝凉意,斑无视了心里躁动的酸涩,打破了这朦胧的氛围。
柱间,尽管这份对奈奈子的喜欢是如此的廉价,我想,我还是会把它作为我一生中重要的回忆,愿为山上雨,有幸得逢君。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