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还是种斑斑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又名:一百次取得X液的尝试
(一个应该是pwp但今天依然没能全垒打的pwp)
设定:如果斑对于“互斥二力相与为一,孕得森罗万象”的理解一开始就是阴阳交合的话……
柱间是个没有本末倒置的直球切开黑
更坦诚更奔放的斑
扉间可能单箭头
ooc都是我的锅




11
又一次的计划败在了细枝末节上,斑心里的恼羞成怒简直可想而知,尤其是柱间对着一个可能是间谍的女人居然也能发情的事实简直让斑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何况......这次总让他有一丝不自然的感觉......总觉得柱间好像知道了什么……
可恶.......既然这样的出场方式容易引起怀疑,那么,柱间,这次就让你来找我吧!让我看看,你到底在想什么!
..................................
华灯初上的吉原人来人往,即使是在乱世之中——说不定正是因为在乱世之中,人类寻欢作乐的天性会更加的暴露无疑。
“啪”的打开描金箔的扇子,半遮半掩的挡住白皙的脸庞,只露出一双柔情似水的黑眸,斑看着远远朝这里走来的柱间一行人,扇子底下描红的嘴唇扯开了一个张扬的笑——不枉他潜入火影办公室,翻看柱间最近准备出动的任务,甚至还顺手给他同行的同伴下了心理暗示,看看,这不就来了吗?吉原,雷之国最大的销金窟,风花雪月盛行之地,一个男人,和一个游女,发生点什么,再正常不过了,不是吗?
男人的劣根性啊!不过是稍稍下了点心理暗示,那个人就圆满的完成了任务,把柱间拉了过来……
至于柱间会不会选到自己,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除了自己,他还想选谁呢?
…………………………
顺着吉原的街道缓缓地向里纵深走去,柱间擎着一抹微笑,啊……不知道斑会打扮成什么人呢?考虑到斑想要做的事——说不定会是花魁呢?毕竟是那么艳丽张扬的容貌......“大哥,在走什么神呢,要我说,我们就应该早点回去把任务交了了事,这地方,元服礼以后都来过多少次了,还——”打着哈哈拍拍扉间的肩膀:“来放松放松有什么关系吗?难得这次任务刚好在这附近,加上佐助都那么热情的邀请了,所以说,扉间你就是太严肃了,才会被刚才的小姑娘叫爷爷呀哈哈哈哈哈”再说,提示都这么明显了,如果不来的话,岂不是要错过这么可爱的斑?
看着豪不犹豫捅兄弟两刀还毫无自觉的大哥,扉间从内心深处油然而生出一股想要弑亲的冲动——我这些年还不知替谁操的心?说到底,都是作为忍者的意志不坚定,想要来这里的猿飞佐助的错!莫名被扉间狠狠的瞪了一眼的猿飞佐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默默地缩到了后面。
吉原的夜晚十分热闹,来来往往的有做生意的富商,武士,也有一部分忍者,柱间不停地扭头往两边的茶屋望去,心里满怀期待的喜悦越涨越高——直到那一抹人影映入眼帘。
左前方格子里的游女松松散散的穿了一件比翼,黑底描金的比翼上绘着大朵大朵的彼岸花,映衬着用同样色系的梳子挽上的鸦羽似的发,别有一分慵懒妖冶的气质流露出来,心脏激动得怦怦直跳,柱间突然间仿佛感觉到沉入了深深的水底,周围的喧闹嬉笑仿佛与他隔了一个世界,只见那人将手里的描金绘扇缓缓收起,一双在眼角处抹了一缕红痕的媚眼缓缓抬起,浓密纤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而那一双涂着艳丽唇釉的嘴却傲慢地挑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柱间早在到来之前,就在心里反复猜测揣摩着斑所扮演的人物该有怎样艳丽的姿容——果然,即使扮演的是一个格子,斑也有着不输于花魁的气势呢!闭了闭眼平复着激越跳动的心脏,柱间抬起手,想要指名格子里的斑:“那个——”
“既然大哥你和佐助都那么有兴致,我就先不奉陪了——妈妈桑,叫那个格子来陪我吧!大哥,我就在这里歇一歇,你和佐助去玩吧!”柱间目瞪口呆的看着扉间一手把钱袋抛给了老鸨,一手从格子里抱起斑所扮演的游女揽入自己怀中,只觉得脑海里的一根筋即将崩裂,扉间啊扉间,你真是我的好弟弟!
殊不知另一头,埋首在扉间怀中的斑翻了一个白眼,死白毛,你又坏我好事!

评论(3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