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还是种斑斑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又名:一百次取得X液的尝试
(一个应该是pwp但今天依然没能全垒打的pwp)
设定:如果斑对于“互斥二力相与为一,孕得森罗万象”的理解一开始就是阴阳交合的话……
柱间是个没有本末倒置的直球切开黑
更坦诚更奔放的斑
扉间就是单箭头
ooc都是我的锅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想考试想撸斑斑斑斑斑斑



15
“哈?!”哪怕是一直以真汉子自居的斑也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会有这样的神转折,不过无论怎样——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被另外一个男人告白,绝对是一种耻辱——至于柱间?他不算男人——抬脚踢翻一直拖着他衣服下摆哼哼唧唧哭喊着斑是我的的柱间,宇智波斑缓步走向千手扉间,独属于这个时代顶尖强者的杀气肆意蔓延开来,一时间,冷汗层层叠叠的从背后滑落,扉间却强撑着在这样的杀气下摆出一个非常端正的坐姿,固执而坚定。
微微低下头,过长的刘海从脸侧滑落,斑用单指勾起扉间的脸,那双与柱间不同的狭长而绯红的眸子定定地直视着他:“——真是够胆啊?千手老二。”
“我是认真的。”我是认真的想要赌一把,哪怕结果永远都是注定好的。
“我不相信你说的哪怕一个字。千手扉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
“别急着否认,你从来不相信我,我也不相信你,哪怕姑且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以你的器量,恐怕也是想控制我居多……”
扉间感觉心都疼的在抽搐却根本无力反驳,在这种时候,他相当痛恨自己的冷静与理智,其实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对于拥有恶之眼的宇智波一族,对于宇智波一族的最高战力,宇智波斑,他从来都是忌惮多过于信任,他也从来不吝啬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斑的一举一动——哪怕他对他有着莫名的情绪,是的,哪怕他爱他,他也不能像大哥一样,给与纯然的信任,他没有大哥那样广阔的胸襟,这份游离于憎恶与忌惮之间的爱,早在开花前就注定凋零,他明白,他早就已经输给了他大哥。
“——更何况,你连仙人之体都没有觉醒,还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你还没有资格,千手扉间——”本就怒火高昂的斑说着说着就觉得怒火愈发的旺盛,抬起手来,刚想结一个火遁之印,却感到腰上一紧,不由自主的向后跌入了一个温暖宽厚的胸膛,身后的人反扣住他的双手,暧昧的舔咬了他的耳垂,满意的看到苍白上面染上了一抹绯红:“斑……我不想和你做兄弟,我想要做你的恋人。”
注意力被迫转移的斑挣扎未果:“可我们不应该是兄弟吗?”
既然已经看到了进展,就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的柱间,今天也依然执着:“为什么斑会这么觉得呢?”一手牢牢把住斑的手腕,一手拍拍斑背帮他顺顺怒火,柱间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给自己的弟弟:“为什么斑会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兄弟呢?”
顺着柱间的话仔细思考了一下,斑放弃了挣扎,背靠着柱间盘坐下来:“唔——你不是一直说我是你的兄弟吗?”
“我们有同样的梦想……”
“总是一起战斗……”
“经常也住在一块儿……”
“还帮我做饭,整理头发,收拾庭院——这种能一起并肩战斗,能够理解我的未尽之言,能做我一生唯一的对手的人,这难道不是——”
情人啊!柱间心里的小人不停呐喊。
“——兄弟吗!”斑仔细思考着,难得坦率地说出了内心真正的想法:“柱间,即使我们之后有了分歧,或许也会对立,不过,你会是我一生的对手,我的兄弟!”
长长叹了一口气,终于明白光靠,暧昧的语言和行动是不能打破斑这个顽固分子的认知时,柱间拿出了作为忍者之神应有的果决,他一只手顺着斑衣服的下摆,探入和服内部,粗糙灼热的手指顺着茎身向下滑动,直直的抵在了那一柔软紧致的入口:“可是斑,我不想做你的兄弟——我只想做你的男人。”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