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还是种斑斑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又名:一百次取得X液的尝试
(一个应该是pwp但今天依然没能全垒打的pwp)
设定:如果斑对于“互斥二力相与为一,孕得森罗万象”的理解一开始就是阴阳交合的话……
柱间是个没有本末倒置的直球切开黑
更坦诚更奔放的斑
扉间就是单箭头
ooc都是我的锅



16
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困惑极了,说实话,虽然他之前采取了一系列的举动想要取得柱间的体液,也做好了可能会和他进行到最后一步的准备,但这些都是为了达成最后那个目的的步骤,忍者是工具,虽然斑对这个理论多少有点嗤之以鼻,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有目的的时候将自己的身体也作为工具的一种,无论怎么使用自己的身体,达成目的才是他最需要考虑的事——只是柱间为什么会这么想?斑知道自己之前的行动或多或少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同样的,柱间之前的行为也被他解读为对手之间的借招拆招,那么,在明知道他的目的的情况下,还要顺着他的想法为他提供便利的柱间,就让斑觉得简直百思不得其解了:“为什么?”
无视了抵在某个不能言说的部位的手指,斑腰部一拧用力翻过身来,跪坐在柱间双腿之间,直直平视着他,看着柱间满含真挚的眼神,斑嗤笑一声,纤长白皙的手滑过锁骨,捏住和服的一角,轻轻地往下拉:“啊——是为了这具身体吗?也是呢,这个世界上能和你一战的,也只有我了,如果能把我搞到手,一定能大大的满足你的征服欲吧?柱间,别人不知道,我却是知道的,你那藏在忠厚表皮下深深的征服欲——”
“——不是的!”对于斑总是这样把别人的真心扭曲来理解,一贯老好人的柱间也不禁觉得有些恼火上头,他一手用力掐住斑的腰,另一只手狠狠地捏住斑的下巴,却在看到那人隐藏在眼底的那一抹动摇时蓦然间顿悟了他所有的试探:“斑,我并不是为了同情你,或者怎么样,才说出这样的话——”斑,我知道作为武斗派的你,在村子里有着怎样艰难的处境,可是蠢笨如我却始终没有想到一个好的办法来改变这一切,我知道你很孤单,也没有帮手,但我绝对不会对你抱有任何一点同情或者慈悲这样高高在上的愚蠢的感情:“斑,你是我的天启,我知道你很强,也并不需要无谓的保护,我也知道你在进行的计划或许最终会将你我推向对立的境地,但是,我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对我而言,如果为了这个村子,就放弃斑的话,那么,这个村子,就完全违背了我们所建立它的初衷,要是真的发生了这一切,我做了这么本末倒置的事情的话,斑一定不会再原谅我了吧?所以,斑,请相信我,虽然我有的时候真的非常的愚蠢,不善言辞,也没有什么好的政治眼光,或许也不能跟上斑你的思路,但是斑,不要放弃和我沟通啊!只要是斑说的话,我都会牢记在心仔细思考的,留在我的身边吧,斑,不是作为朋友,不是作为兄弟,而是作为可以相伴一生的人——唔!”忽然间唇上一疼,柱间不由自主的顺着斑的力道张开了嘴,灵巧柔嫩的舌入侵进来,粗暴的互相交缠,直到嘴里弥漫出一股血腥味,斑才放开紧抓着柱间长发的手:“啊,你的心意我明白了——”
不要妄自菲薄啊,柱间,哪怕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哪怕真的有一天你我对立,哪怕真的我死在了你的手上,柱间,我是绝对不会恨你的——因为你是这世上唯一能够真正理解我的人。
啊,我就知道,你会懂的。
那些排挤,那些刁难,那些求而不得的焦躁,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
只要你能明白——我可以忍受你给与我的所有痛苦,却独独不能忍受你给与我的仁慈。
只要你能明白,那么一切痛苦,都是值得的。
真好——你从来都是明白的。



虽然我知道自己文笔不行写的太难懂了,但我想表达的其实就是,斑斑就是为了确认柱间不是出于同情或者慈悲这种令人作呕的感情而对他说出了爱他的话,然后,确认了柱间是真心爱他以后,兄弟就没得做啦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