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还是种斑斑

至你我永不阔别时

这章我就粗壮了真哒



26
第二天中午清醒过来的斑检查了半天眼睛,也没有发现万花筒写轮眼有什么改变,长叹一口气,若非昨日昏迷前眼部的麻痒实非错觉,他简直要以为那块石碑上说的都是骗人的了。
随手披了件短打,斑双手抱臂悠闲地迈了出去,就见柱间坐在游廊上,抱着巨大的封印卷轴,低着头一丝不苟地检查着自己的忍具。不禁诧异地挑起眉:“怎么?出了什么要紧的事,还要你自己亲自去出任务?”
柱间放下手中正在打磨的苦无,傻笑起来:“一个S级的任务罢了,只是雷之国的大名指名让我或者你去护送他的公主嫁给火之国大名的次子,我们作为火之国的村落,委实难以拒绝。”
“那让我去就行了,村子里公务那么忙,你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开吧?”安静地在一旁坐下,斑闭起眼享受着得之不易的清闲。
“怎么?——”柱间探手一捞,将身旁的人拢在怀里,谓叹着允吸他仍遍布青紫的脖颈:“——是我还不够努力吗?斑斑你居然还有精力去出任务,果然我昨天不应该轻易的放过你——”斑,这个指名任务来得莫名其妙,你一贯心思直接,这件事还是让我来调查吧。
“哼……”既然柱间你不想说,那我也不再过问,长路漫漫,唯愿君武运昌隆罢了。
“啊哈哈只要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斑斑好多天——”柱间伸手握住怀里人要害的部位揉捏了几把:“——在走之前,我还要多尽心和斑做几次实验呀!”
“滚!”

……………………………………,


柱间中毒导致失明,还昏迷不醒。
乍一听到这话,斑的手被划开了一条口子,随手将磨砺的尖锐的链镰扔到一旁,不顾掌心汩汩而出的鲜血,一把拉过扉间的毛领子:“怎么回事?!"
“我不信除了我之外还有人能伤到他。”一如既往狂傲得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话语,却意外的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刻给了扉间以安定的力量:“是被人暗算了。这次的任务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大哥他们在路上被几个自称大筒木一族的人围攻,听说使得并非忍法而是仙术……大哥虽然击败了他们,却也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应当不止如此吧?”大筒木么……斑不由得想到了家里的石碑。可恶,眼睛在这种时候怎么疼起来了!
“就是这里才是最令我费解之处,若论武力,那几个号称仙人之后的人虽说难缠,却也实非大哥的对手——”
“若非直道,则必是鬼蜮伎俩。”难道眼睛终于要升级了吗?偏偏在这种时候!
“是的,是中毒。可大哥精通医理,对他下毒实则难如登天。而且除此之外,这毒也诡异非常,大哥仙人之体,一般的毒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作用,很快都能代谢掉,而这次的毒却不断的侵蚀他身体的生机,大哥的仙人之体只能勉勉强强保持不会死掉的状态,却难以痊愈醒过来。”
皱眉细思半响,斑无意识的拨弄了一下忍具:“连仙人之体都不能抵抗的毒吗?这或许只有六道之力才能解决了……这个暂且不说,这次的任务从一开始就指名柱间或是我来接本身就不正常,火之国大名的次子迎娶雷之国的公主,本身按理来说应该是由火之国的国君发布任务,确实雷之国的大名越俎代庖,这姑且还能理解为爱女心切,聘用木叶的忍者也是表达了对火之国的信任,但这次情况更像是为了确保我或是柱间一定会走在他们规划好的路线上,以确保伏击成功,扉间,那位公主呢?”
“那位姬君失踪了,只是我不明白,火之国依靠木叶或者说大哥才能保有现在超然的地位,除去大哥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好处?”
默默的垂下眼帘,斑强忍下眼晴异变的剧痛:“自古能动人心的,只有利益,能让火之国的大名做出此等选择,那也必然是除掉柱间的利益高于他存在而已。你看,如今雷之国的公主失踪,不论真实情况怎样,这个任务都只能算是失败了,想必雷之国的大名必会以此作为责难木叶的理由,而现在的木叶,失去了柱间的庇护,必将陷入混乱,同样,这次任务的失手也会影响木叶的声誉,你觉得当我们同时面对雷之国的责难,最高战力不保,委托业务大量下降,村内各家族混乱不堪各自为政时,一旦同样作为受害者的火之国大名,向木叶表达了宽恕,并表示愿意与雷之国进行交涉的时候,你觉得,会发生什么呢?”
倒抽一口冷气,来不及为斑敏锐的政治素养发表感叹,扉间心下一片冰凉:“那即使我们看穿了这个阴谋,村子里其他的人也会屈于压力,向火之国的大名投诚,木叶将完全丧失独立的村子的地位……可是木叶还有你……不至于会真的走到这步……”
“会的,我一向被孤立于村子之外,即使我拥有不输于柱间的战力,但是我却不能像他一样凝聚人心,在这样的情况下,火之国的大名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完全拥有了木叶的战力,而雷之国,最起码也除掉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而在这个阴谋中最关键的——就是那个下毒的人,柱间精通医理,想必能让他毫不怀疑服下毒药的,只能是同去的千手桃华——”
吃惊地睁大眼睛,扉间满含怒气的辩驳:“桃华不是这样的人,何况她也昏迷不醒了。”
“就是因为她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柱间才会毫不怀疑地喝下由她的手呈上毒药!”
混乱的心神在一下间忽然明白了斑的言下之意:“你是说——有人用类似井野家的心乱身之术控制了桃华?”
“恐怕是比心乱身之术更加高明的忍法——像是附身之类的,不然仅凭强制控制,柱间一定能发现不对——你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石碑吗?当时也是有一个人自称是我的意识体,很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
听到斑讲到这一段,扉间回想起自己这段时间调查的资料:“我感觉那块石碑并不像是六道仙人留下的,反倒更像是为了促成什么事一样……”
低着头用力地闭起眼睛,斑感到一股热流从眼角滑下:“既然已经促成了这些事的发生,那幕后黑手必然有想要得到的东西,依现在的情况来看,最有可能的,这样东西会由火之国大名在代替木叶向雷之国大名和谈时,作为代价被逼奉上……石碑,大筒木,附身……那个幕后黑手想要的,我大概已经猜到了——”
蓦地抬起头,用力睁大眼睛,斑仰视着扉间惊诧的脸孔,鲜血从眼角蜿蜒肆意的流下,在脸上蔓延出艳丽的图纹,象征着至高之力的淡紫色螺旋,在鲜血满溢的眼眶中慢慢的扩散开来:“——扉间,我拜托你做一件事。”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