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还是种斑斑

来一辆会被打死的脑洞清奇的急刹车
顺便求茨木碎片,坐标雀之羽,有10片妖刀、10片酒吞、10片一目连、12片青行灯、4片小鹿男、2片阎魔、2片咸鱼可换,可以去你寮,更欢迎来我寮嘿嘿嘿嘿有意私聊么么哒


以下是正文



情到深处,欲念自生。
而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
人世间常道:酒后乱性。其实这道理放在妖鬼之间也是通用的。
尤其是鬼王还抱着这样的目的去灌酒时。
当黑清明事件结束,鬼王终于放弃了对红叶的执念,随后的大江山退治也在清明和渡边的周旋下圆满解决。这纷纷扰扰的尘世之事落幕后,大江山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唯一令鬼王不爽的,大概就是被属下引诱了的他终于确认了他那个一天到晚追在后面喊着挚友挚友看起来基的不行的白发大妖怪——居、然、是、个、天、然、直!
你TM在逗我吗?!
一向口是心非的鬼王大人当然不会承认,他这么不爽多少还有一点渡边的因素在里面。
这么执着于他的白发大妖当然随时都能扳弯,而渡边纲,呵呵——罗生门艳鬼之姿当日一见,至今无法忘怀,若因退治之事而使绝色陨落,当真引以为憾事。
罗生门艳鬼,大江山二把手也是尔等凡人可以肖想的?
怀着这样和那样愤懑不爽和憋得慌的心情,鬼王大人第一次主动邀请了他的白发鬼将于大江山宫邸中共饮。
不出所料的,那个白发大妖满怀激动头上仿佛都自带了小星星的特效:“吾友的身姿还是这么伟岸,我仿佛已经想象到了吾友的神酒该是何等绝顶的滋味……”
“闭嘴!喝酒!”
“天啊!吾友命令我的语气里简直有一种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豪气……”
“……”
一不小心从宫门口路过的星熊看着宫殿里两人背后依靠着的各种柔软的靠垫,而茨木童子已经明显不胜酒力时,一口老血哽在喉间:
——我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鬼王大人你的套路啊!
——茨木童子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哟!
然而无论心里的屏幕刷了多少,作为大江山的三把手,还在人家手下打工的星熊童子,只能默默的咽下那口血,替两人关上了门。
啊,我还是去煮红豆饭吧!
…………………………
总之,无论过程多么坑爹,看到白发大妖一向澄澈的金黄瞳孔里终于含上了一些水光,白皙的脸颊也染上了些许的绯红后,鬼王大人就知道时机已到。
他轻挑的伸出手,勾住白发大妖尖削小巧的下巴,拇指还在嘴唇上粗鲁的反复碾压,直到揉出一抹艳丽的红:“茨木童子哟……你想要什么?”
突然的睁大着水汪汪的眼睛,只觉眼前的一切都天悬地倒:“吾……吾想要被吾友支配身体……”
“呵……”轻笑一声,酒吞童子向后仰倒舒展开自己的身体:“来证明你的话吧!”
恍若一道闪电劈开混沌的大脑,白发大妖一下振奋起来:“吾友!你终于愿意支配我的身体了吗?!”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的白发大妖蓦地站起身来,抬手就解下自己身上的盔甲和衣服,十分坦然地赤身裸体站在酒吞的面前:“来啊!挚友,快来支配我吧!”
“……”完全没有预料到剧情会走向这种奇怪方向的酒吞童子默然扶额,啊,果然不能对这个家伙的情商抱有的太大的期待呢,算了,还是我身体力行地让他明白吧。
被茨木童子泰然的态度给气到的酒吞决定第一次就要使用比较粗暴和深入的背入式,他站起身来,绕到茨木童子的背后,一手搂住白发大妖纤细的腰身,一手扶着自己早已昂扬的欲望,正想要一口气插进去,却木着脸发现了一件比起心上人完全不开窍更令人感到尴尬的事情——呵,本王比这个白毛傻大个儿矮上几厘米结果导致不能捅进去这种丢人的事情我会告诉你吗?
默默地收拾了自己尴尬的情绪,恼羞成怒的鬼王大人反手将百发大妖推倒在软垫上,呵——果然还是直接点好了。
………………
殿外的星熊童子听着殿内隐隐约约传来的喘息与呻吟,双手捧着红豆饭泪流满面,茨宝宝不是叔叔不帮你,而是叔叔还要讨生活啊!

评论(11)

热度(80)